“家底亏光” 长城动漫美梦破灭 2019-09-10 23:46

  随着《哪吒之魔童降世》《大圣归来》等国产漫画的崛起,国产漫画行业也因此达到了行业鼎盛时期,然而就在国产漫画行业局势大好的时候,一直号称打造“东方迪士尼”的长城动漫(000835.SZ)却在资本市场的边缘艰难挣扎。

  8月31日,长城动漫发布了半年报,上半年仅实现营收3169.04万元,同比下降46.13%,归母净利润仅251.27万元,同比下降57.72%,而这微弱的盈利还是通过调整扣减两家全资子公司新娱兄弟和天芮经贸的原股东股款,勉强增加营业外收入,原本长城动漫预计上半年将亏损2500万元-3500万元。

  在此前的业绩预告中,长城动漫认为业绩下滑是由于受融资环境影响导致玩具板块子公司新品开发受限,实景娱乐板块子公司也由于处于经营转型试验阶段,整体效益尚未显现,但事实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城动漫陷入业绩困境与长久以来的经营决策不无关系。

  近些年来,动漫行业颇受欢迎,到2018年,我国动漫行业总产值规模已达到1747亿元,预计2020年将超过2000亿元。

  因此2014年长城动漫借壳上市之后,在行业大背景下一开始就涉足动漫、游戏、衍生品市场及主题乐园等全产业链,用长城动漫自己的话说就是“以原创IP为核心,将动漫影视IP、游戏IP充分融合,达到一鱼多吃的目的”,不过从目前的境况来看,这一战略目标的完成度基本为零。

  上市同年,长城动漫一口气收购了东方国龙、宏梦两家原创动漫内容制作公司,分别溢价1042.18%、221.43%,同时还收购了游戏研发公司宣诚科技、新娱兄弟、动漫玩具供应商天芮经贸和实体动漫游戏基地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也分别溢价7856.43%、19.01%、52858.29%和18.12%,合计金额达11.04亿元,要知道长城动漫上市5年总营收也才勉强15亿元。

  2018年末长城动漫上面商誉原值6.33亿元,当年计提商誉3.27亿元,最终导致2018年净利润转亏,从长城动漫目前的营收规模和经营状况来看,2019年末进行商誉减值测试时估计又是一颗“大雷”。

  据半年报显示,目前长城动漫还有8家子公司,除了上面提到的6家还包括美人鱼动漫和新长城动漫,前者同样负责原创动漫制作与发行,后者则负责拓展电影、新媒体等多元化领域。不过由于2018年人员大量流失,上半年东方国龙、新长城动漫、宏梦、美人鱼动漫和宣诚科技5家公司并没有经营业务发生,同时天芮经贸的动漫衍生品业务也在萎缩。

  此外,长城动漫动漫版块的营收来自动漫作品播放收入、动漫形象授权收入以及动漫衍生品的销售盈利,这些全都需要优质动漫IP作为基础,但作为上市近6年的原创动漫生产商,长城动漫其实并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作品。唯一一部票房过千万的电影还是两年才出一部,在电影如潮水一般的年代,实在是难以给人留下什么记忆点。

  从“布局全产业链”到“亏光家底”,长城动漫从内容制作到IP转化手游、主题乐园变现统统都想要囊括,殊不知要想创造爆款IP,打通全产业链,“买买买”只是起点。

  步子迈得太大,后面必定会暴露问题,8月31日,和半年报一起发布的还有一份《逾期债务进展公告》,截止8月底,长城动漫逾期债务总金额已达到2.26亿元,虽然跟上半年爆雷的公司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但这违约金额已是长城动漫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6.68倍。

  不止是违约,据半年报披露的资产受限情况,长城动漫早在2016年就存在流动性资金不足的问题,2016年就与北京文化科技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长城资管浙江省分公司签订了售后回租合同,标的为新娱兄弟部分游戏软件著作权和滁州创意园部分固定资产与在建工程,合计融资1.9亿元,2017年又与中安金融资管公司、上海国金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融资合同,共获得4亿元借款,如今也都成了一个负债的数字而已。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上述逾期债务中华潍融资租赁公司已于4月30日提起诉讼,上海国金租赁有限公司也在8月6日提起诉讼,而长城动漫也在7月10日由于“违反财务报告制度”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除了被诉讼,债务预期也让长城动漫融资变得越来越难,同时支付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又不断增加公司财务费用,尽管说着“长城系”控股股东在积极与战略投资人洽谈合作,实际上长城系两大影视公司内容根基建设的荒废,注定其难以长远发展。如今,中国动漫产业逐渐崛起,长久以来输出低幼作品的长城动漫,若再无办法改变现状,终将会被市场所淘汰。

  随着《哪吒之魔童降世》《大圣归来》等国产漫画的崛起,国产漫画行业也因此达到了行业鼎盛时期,然而就在国产漫画行业

  曾经作为中国最大校企的方正集团,即便是背靠着北京大学的雄厚资源,也依旧改变不了近几年来差强人意的业绩态势。而股

  日前,云南白药(000538.SZ)披露了其2019年半年报,混改后的首份中报有些“难看”:本期实现营收138

  尽管蒙牛最近动作频频,走马换帅也未能挽救公司放缓的业绩,而出售君乐宝一事更是让其与“双千计划”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