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入门九人九书:大师级书单推荐 2019-07-08 22:27

  1910年出生的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H. Coase)被认定为产权经济学以及制度经济学鼻祖。

  1932年夏天,科斯写出了《企业的本质》,这被视为他最重要的发现。几十年后,科斯发表一篇论文《社会成本问题》。1991年,80岁高龄的科斯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科斯的思想被概括为“科斯定理”,其最通俗版本是:只要产权明确,并且交易成本为零或者很小,无论如何的契约安排,最终结果都是产值最大化。

  每个试图理解真实世界的经济学人,都受惠于科斯。伴随着经济学在数理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科斯的存在,使得人们时刻反思:经济学到底离开线

  阿尔钦1914年生,2013年去世。在一个流行把资深学者当作大师礼遇的浮华时代,阿尔钦的价值却可能被低估。阿尔钦发表于1950的论文《不确定性、发展与经济理论》一文奠定了其学界地位。他明确表示对“利润最大化”原则在真实世界运行的怀疑,并创造性地为经济理论引入进化观点,认为在经济系统内部,也存在自然选择。

  在经济学上没有比凯恩斯以及哈耶克更为矛盾而迷人的组合了,经济的数次周期变革都离不开其中任何一位,二人堪称二十世纪经济学人的爱与怕,对此尼古拉斯韦普肖特的新著《凯恩斯大战哈耶克》可谓最佳注脚。该书作者尼古拉斯是《伦敦时报》和《纽约太阳报》前资深编辑。很多看似不起眼的细节都有详细出处,可谓学术与八卦的最佳结合。凯恩斯和哈耶克两人在上个三十世纪年代关于自由放任与ZF干预的大辩论,曾经被称许为“历史上最经典最著名的经济学决斗,影响了数百万人生命和生计的争论”,两人的分歧日后也被无限放大,也形成了各自的“信徒”和”教派”。

  不过,事实上两人私交一直不错,也有很多共同爱好兴趣,譬如历史,但是两人见面基本不谈经济学。在德军轰炸伦敦的四十年代,哈耶克和凯恩斯曾经一起在剑桥国王学院的教堂屋顶上轮流看更提防德军空袭。

  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和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往往被视为隔着深渊,但两人之间的区别,或许并没有他们信徒认为的那么泾渭分明。我们如同钟摆,在两极之间摇摆:当危机来临,我们往往求助凯恩斯,一旦承平日久,哈耶克往往又占据上风。

  萨缪尔森曾自诩为“经济学界的最后一个通才”,奠定了现代经济学的范式。他的少年经历了大萧条,随后参与了凯恩斯,完善了现代经济学的主流范式,见证当代经济学日渐数学模型化;同样,他见证了经济学家在战后经济繁荣中的如鱼得水,也看到滞胀中的经济学家集体束手无策,甚至体会到金融危机中大众对经济学家的幻灭之感。

  因为家族中多位男性早逝,于是,萨缪尔森实践了出名趁早。从15岁考入芝加哥大学到29岁成为麻省理工副教授,再到30岁成为财政部顾问,随后发表《经济分析基础》,33岁出版经典教科书《经济学》,55岁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即使被称为凯恩斯主义的集大成者,萨缪尔森对凯恩斯的遗产表示了更为折中现实的态度。他称自己为“后凯恩斯主义者”,认为完全忠实凯恩斯主义甚至和纳粹口号一样好笑。

  对那本畅销一个世纪的经济学圣经《经济学》,萨缪尔森曾表示“只要这个国家的教科书由我所写,那么法律就由其他人去拟定吧。”

  现代金融体系中,货币是经济的基石,货币结构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变化,也会在无形中为经济的走向带来深远影响。世界货币史上的两大阵营:法定不可兑换货币与可兑换货币两个体系在希腊时代已经产生。两派的支持者至今仍旧为通货膨胀的产生机制纠缠不休。奥地利学派认为货币是演化的过程,所以大多偏好金本位制。芝加哥学派虽然坚持自由放任,但是弗里德曼的结论却是货币如此重要以至于不得不给央行管理。

  佛里德曼的货币数量学说简言之就是强调货币供应必须稳定,他认为价格指数取决于ZF的货币投放量,所以通货膨胀现象永远是货币现象。他主张,在保证物价水平稳定不变的条件下,由ZF公开一个在长期内固定不变的货币增长率,这样货币增长会得到有效控制,从长期来说有望实际国民收入增长相一致。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由三人分享,分别为尤金.法玛(Eugene Fama)、彼得.汉森(Peter Hansen)、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获奖理由是对资产价格的研究。法码和希勒两人的发现或许看起来既令人惊奇又相互对比。法玛是“有效市场假说”的提出者,这一理论意味着资产的市场价格反映了该资产的可能信息,也代表了理性的市场参与者的需求选择。即,价格总是合理的,免费午餐不存在。

  席勒是行为金融的代表人物之一,其著作最流行的是《动物精神》,他的理论认为人们的选择并非都是理性,而是受到感情、、直觉甚至本能等等因素非理性支配。

  现在的趋势看,法玛路线最终胜出的可能性更大,但它需要整合席勒的洞见才能对现实世界的真实波动提供更好的描述。

  24天更新98篇的博客狂人、大众报刊专栏作家、共和党政策疯狂攻击者、养猫、两次婚姻、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粉丝、55岁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人缘据说很一般,而且容易情绪化……有人称克鲁格曼为经济学家中的爱因斯坦,别人终其一生的学术苦炼,对于他来说好像从不存在。克鲁格曼的天马行空使得他习惯在大众空间与学院体制之间游刃有余,毁誉参半。

  新贸易理论、新经济地理学这些伟大的学术贡献并未让他赢得最广泛的大众声誉,使得他名扬天下的来自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专栏文章。次贷危机、国内财政、法律、外交热点……克鲁格曼的专栏均有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