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地理这三科等级考难度到底有多大?都 2019-09-08 22:39

  政史地,作为每年高考重要组成部分,选择人数这两年也是逐年增加,那么,、历史、地理3门科目的等级考试卷究竟有哪些特点?又传递了哪些信息呢?以下评析基于2017年5月等级考试卷。

  思想卷依据市教委公布的等级考学科命题要求,试卷结构合理、题量适度,关注学生人文素养,考查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特别注重考查学生在具体情境中综合运用学科知识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利于科学选拔人才,更有利于切实减轻学生负担。

  整卷共设23小题,其中绝大多数试题均采用情境材料,材料铺陈整体布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助于更好地考查学生认同、理性精神、法治意识和公共参与等核心素养。

  情境材料紧密联系重大时事,如摘引习总有关世界经济论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讲线月议程、自治区宗教活动,例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当前工作总基调、供给侧改革、上海高考综合改革、设立雄安新区等。试卷第1题以工人阶级的地位开篇,最末又以互联网助推精准脱贫结束,体现了中国党“不忘初心、追求发展”的时代精神。

  情境材料又紧密联系学生生活实际,如实体书店出路、山村脱贫、马拉松经济、崇明世界级生态建设、阳光苑小区改造、绿色低碳生验、大学生创业、宣扬孝敬父母为社会美德等,释放了正能量,发挥了学科育人功能。

  全卷考查的知识内容覆盖了课程标准中规定的经济常识、哲学常识、常识三大领域,其中“经济常识”部分约占39%,“哲学常识”部分约占31%,“常识”部分约占30%,内容选择兼顾教学基本要求,符合教学实际情况。

  知识内容所考查的认知能力基本与学习水平保持一致或低于学习水平,以达到有效考查学生知识内容达标程度的目的。

  考试内容与课程标准调整一致,尊重教学实际,可以促使考试与教学,能在课程标准框架内相得益彰,形成良性循环。

  能力结构方面,试卷重点考查学生运用知识解释社会现象、说明社会现象产生原因或作出预测、揭示社会现象实质、解决社会实际问题和对社会现象进行分析、评价等能力,其中A学习水平相关能力权重最大,其次是C学习水平,这样的结构安排关照了不同学习水平的考生,同时使整卷难度介于高考和合格考之间,达到难度适中的要求。

  情境材料阅卷量方面,能够做到试题阅读量基本与考查的认知能力相匹配,如第3题只有20字情境,考查解释社会现象能力,而论述题提供的案例即274字,材料分析题则配以统计图,且包含两个变量的信息。

  主观题使用大分值的材料分析题和论述题。材料分析题考查运用知识预测、评价观点能力,论述题则考查对相关议题的论证能力,这些能力的考查重在观察考生的思维广度和深度,保持了本学科一贯的对表达能力的要求,符合社会科学学科特质。而客观题部分采用三选项选择题,打破了四选项选择题的惯例,可以有效减少阅读量,为考生在主观题上留出更多思考和书写时间。

  实现对高端能力的考查,还要有适切的评分方法。选择题第17-20题对考生阅读分析能力和解决问题、实践能力有较高要求,因此采用部分评分法。主观题则采用分析评分法,第21(2)评价题分析考生运用评价标准分析和获得评价结论两个行为特征,第22题论述题则分析理论论证和事实论证的四个行为特征,提高分数解释的有效性。

  本次历史卷命题着眼于历史学科基础知识、基本技能的考查,同时也重视考查学生在新情境中运用所学知识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试题情景贴近学生学习和生活实际。

  历史学科推行等级性考试之后,总体题量和考试时间随之减少。在此形势之下,本次命题并不是简单的题目数量减少,而是在命题过程中通过减少考题的阅读量,提高材料的有效性等手段,以实现改革目标。如选择题中第5、7、19题以及综合分析题主题二、主题三等都是在忠于史料的基础上进行了选裁,再用以考查。

  本次命题依据课程标准及其调整意见,着眼于对学科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考查,注意覆盖面,内容涉及、经济、文化、外交、民族关系等各方面。注重基础知识,并不意味着死记硬背、机械记忆。本次考试不论是选择题的选项,还是解答综合分析题所需的相关知识,都是最高等级的知识而非进一步展开的细节知识,且知识点之间的跨度很大,引导学生从宏观上把握历史发展的脉络,理解历史的“轮廓”,而不是陷于细枝末节的记忆中,从而真正做到减轻学生过重的记忆负担。选择题第8题、综合分析题主题一便是典型的例子。

  大量减少记忆类试题,不仅是为了减轻学生负担,更是为了在有限的考试时间内,给学生留出更多思维空间。本次考试涵盖了对各项历史基本技能和高级思维能力的考查,例如选择题第3题考查了运用时间术语的技能,选择题第1题,综合分析题第23、24题考查了辨析史料的技能,选择题第14题,综合分析题第26、27题考查了从史料中提取信息的技能,综合分析题第24题考查了历史叙述的技能,综合分析题第25、28题则考查了学生在具体情境中综合运用学科知识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即基于新史料和已学知识解释、评价历史问题的高级思维能力。对于考查历史思维的试题,配合以分层评分法,以回答的思维质量而不是知识点的数量为区分标准,鼓励开放性和创造性的答案。

  历史学习的价值,不在简单地记忆一堆有关过去的死知识,而在于实现历史与现实的对话,做到知往而鉴来。本次命题力图从以下三个层面体现历史学科的现实意义:

  第一,在知识点的分布上,详今略古,重点突出那些对当代中国和当代世界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的史实进行考查。

  第二,在试题情景设置上,注意与社会热点相联系,引导学生关注时事。如选择题第16题与建军90周年的热点相联系;选择题第18题反映了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其中隐含的意义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基石即在于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

  第三,更从深层次的运用上,引导学生运用所学史实结合社会热点,解释、评价历史问题。如综合分析题主题三以“两次世界大战与中国国际地位”为主题,巧妙利用史料,引导学生将“十四年抗战”这一史实,运用到二战后中国国际地位提升的原因分析之中。

  今年地理试卷命制仍然严格执行市教委的命题要求,努力体现“有利于优秀人才的选拔”“有利于地理教学转型的引导”与“有利于对学生核心素养考查”的三大功能。

  地理卷由选择题和综合分析题组成,其中选择题侧重于基础型课程内容的考查,涉及“基础型课程部分”的15个主题;综合分析题突出对“拓展型课程部分”的考查,分别考查了“地域分异规律”“自然资源与自然灾害”“区域开发”的内容。

  从知识内容构成上来看,“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约各占50%,学习水平层次构成中的“识记”“理解”“应用”“综合”大致为8:20:48:24。

  为减轻学生负担,避免“过度复习”与“过重压力”,命题中严格控制试题内容,着眼于对学科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考核,今年试题的难度系数力争仍然稳定在0.75左右。

  “地理热点”指的是具有一定时效性的与地理知识有关联的新闻素材。这些热点考生一般在地理课本中没有接触过,其本身所含有的地理知识也不会像在课本中的案例那样有详细而清晰的解释,故而显得比较隐蔽。比如,综合分析题中“芬兰”一题主要考查地域分异规律,还可以联系到“气候”与“三大产业”的知识;“地震”一题主要考查自然灾害,却可以联系到“地震”的基础知识。鉴于这样的认识,今年试卷在去年的基础上更加关注热点与考点的结合,从而体现了考试的效度。

  不仅“综合分析题”来自热点的素材,大部分“选择题”也是运用热点命制的。比如,发射“天舟一号”的文昌卫星发射基地的选址因素、我国二十四节气入选非遗名录、我国沿海海平面的上升、中美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会晤、崇明岛世界级生态岛的建设、2016年我国城市的人口年龄构成数据、北京“风道”建设等新闻,均反映了社会生活风貌与时代发展气息。其中,如北京建设“城市风道”一题主要考查考生能否运用季风、雾霾等知识解释风道建设的必要性;“南下养老”一题主要运用气候知识解释黑龙江某市老人迁移海南的社会现象。这要求考生平时要关心时事,要能够活学实际生活中的地理知识,而不是死记硬背课本结论。

  选择题第11题要判读2016年哪个城市的“后备劳动人口”的比重大,课本中只有“劳动人口”的概念与年龄段,而“后备劳动人口”的比重需要推理得出,考查了灵活运用知识的能力。芬兰是我国最近访问过的一个北欧国家。对于这个课本中没有介绍过的国家,学生是生疏的,考题的回答都需要通过对给出的图文资料进行提取与推理才能完成,比如只有对等温线的数据与走向进行判读,才能推理出芬兰地域分异的地带性规律;芬兰中部地区适合发展的三大产业的产业部门,也是根据该区地理环境特征的有关信息推理出来的。

  试题中有多道题目要求说明地理事物判断的理由,这就要求考生能够找出支持地理结论的有关证据。比如,“地震灾害”一题中,要求回答“地震烈度甲村大于乙村的判断理由是什么”。这就需要考生写出是依据等震线或离震中的远近来判断的;另有一题,要求回答“丙村需要异地重建的依据”,该题要求较高,需要从三个方面去找到证据,即“丙村位于断裂带附近,地质构造复杂”“等高线密集,地势陡峻”“位于迎风坡,因地形雨易引发山体滑坡或泥石流”。这道题能较好地考查学生的地理思维水平,体现一定的区分度。

  如对雄安新区区域开发优势条件的概述,对青藏高原某震区开展救灾的不利自然条件的分析、要求考生做出恰当的评价。答题的完整性与逻辑性均可以反映出考生对地理事物的正确认识与整体把握。思维不够缜密的考生就可能出现漏点或表述不准确的情况。

  如青藏高原某震区可以采取哪些抗震救灾措施、雄安新区在解决白洋淀“干淀”问题上可以采取哪些对策,该类题目能够反映出考生地理认知的应用与综合水平,也能考出考生关心祖国建设的情怀与社会责任感。